LL棠伪棠

晦涩小司机,求大佬带扩列

静临 /Forget


*这里是刚入静临的伪棠~文渣文渣~只求大佬眼熟~
*老套失忆梗
*自我感觉全程无虐点
*小静几乎没出场。。。
*人物可能ooc。。。

各位看官请食用————



“折原临也死了。”
“今天上午。”

酒保男人正准备吸烟的动作仓促一停,待确定自己听清这位好友的每一个音,又深深叹一口气,吐出一口烟。

“看来你很平静。”

“新罗,你想说些什么。”
“你应该也很久没有联系他了吧。”
“怎么会那么快知道他的死讯?”

“折原给我打电话了,死前一个月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怎么了。”

“静雄,你很对不起他。”
新罗淡淡的说着,眼神却变得锐利。


part 1

新罗沉浸于能和塞尔提一起睡觉的快乐中,心情好的不得了。手机却嗡嗡地叫起来。大晚上的,谁呀。
“来电:折原临也”

啊,这家伙怎么打来电话了,总破坏好事。
显然不满要大于惊讶。

带着极为不爽的情绪接听,“莫西莫西?折原?有什么事大晚上打电话?”

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沉默。

好似能看到电话那头折原恶作剧似的笑容,新罗感觉被耍了。

“如果没事就挂了,虽然很久没联系了但也不能大晚上骚扰啊!”


“……………是,新罗先生吗?”


嗯?
的确是折原的声音不错,但,哪里很不对劲?

“抱歉打扰了,我从手机里找到你的。你是医生吧?”


“我,好像忘记了很多事。”


虽然新罗不是心理医生,但失忆这种病症还是很了解的。
从未想过会在折原身上出现。要知道,打认识以来他就展现了自己超常的记忆力,而且即使被静雄打到伤到头多次,也毫不减低智商。
除非他在自行清理。
在某些方面,折原的控制力惊人的恐怖,掌管自己的记忆也并非完全不可能。

“所以,你还记着些什么?”

新罗顶着大黑眼圈,枕在赛尔提的腿上,有气无力地问着对面的临也。
临也和以前一样,嚣张的猩红眼眸深处没有一丝慌乱,感觉好似失忆的不是他。

只是,临也坐在轮椅上。

新罗不清楚他如何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来到池袋的。

“人类?人类算吗?我爱人类。”
“嗯,还有?”
“我是个情报贩子,折原临也。21岁。”
“我在池袋工作过。”
“我应该有两个妹妹?”
“来神高中?”

“最近的事一个也记不住了吗?”
“嗯………”

接着是各种基本常识,折原都完美答对了,还带着怀疑又鄙夷的目光。
“我认为我脑子没问题的。只是忘了些东西。”
嗯嗯嗯,对对对,你说的对,所以别那样嘲讽我!要不是怕你树敌太多遭人下毒手,赛尔提也让我帮帮你,我才不费劲呢!
借熟人的仪器检查折原的身体也没什么问题,除了那些大大小小的旧伤。

果然是自我删去的保护措施吗。
像折原那么执着的人,任谁也无法强迫他唤醒记忆吧。

强调好好休息,每天通话汇报记忆情况,每天把能记住的东西录音等一系列杂事后,在折原临也要求回自己的公寓下,新罗在自己渴望与塞尔提好好过二人世界,同样无能为力的小内心下送走折原临也。



“新罗。”

临走前,折原临也的声音清脆彷徨,仿佛就要消失。

嗯?

“我还记得一个人。”
“很讨厌的人,不 ,怪物。”

清秀的脸上露出嫌弃厌恶之色。

“平和岛静雄。”


part 2

平和岛静雄。
这是临也失忆后唯一能说出全名的人。

那天风很大,他的声音被吹得缥缈虚无,列车呜呜驶来,折原临也坐在轮椅上的背影削薄而坚定。

他说过那个名字后,就没有再回头。


“新罗?我想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呢。真糟糕啊,我的工作得放弃一段时间了。那些资料的编号都不太清楚了呐,只能限时调查了。不过我果然超爱人类啊!拿着望远镜观察人类行为随理性感性动摇,像在大海上飘曳不定的扁舟一叶。哈哈哈,真的很有趣呀。糟糕的是,我居然还记着他。”

“今天看了看高中时代偷拍的照片。那个讨厌的家伙出现的次数满多的嘛。真是令人厌恶呀,高中时代明明有更多有趣的人啊,像你。。。新罗?嗯。。。还有。。。啊糟糕透了,我已经忘了他们的名字了。”

“今天不小心迷路了,只是去超市的距离呀。今天还遇到了糟糕的一行人,果然我以前作恶太多了?不过真无趣也无情呀。也都算在预料之内,不过用铁棍乱挥真的不好躲呀。一群不懂事的小鬼哈。更糟糕的是,今天我依旧没有忘记那个讨厌的人。”

“新罗,新罗?是这个名字吧。我今天一早起来几乎什么都忘记了,听了前几天的录音才有些印象。我找了些心理医生约看,但结果都是没办法找到我忘记这些东西的原因。不过也没关系,我依旧可以爱着人类,依旧体验着比以前更刺激的生活,每天接受着新的设定。哈哈哈,哈哈,有趣!。。。只是,怎么还有他的印象。。。”

“新罗?你不知道那些需要情报的人类打听到我忘了情报了,脸绿得,哈哈,哈哈哈,真是可爱啊,气得想把我掐死却又不得不恭敬得样子真让人迷恋呀。天天观察人类比工作舒适多呢……”
他干笑。这次,他之口未提那个人。
新罗很清楚,这是我种逃避。




“新罗,我忘记了,忘记了所有。”

“平和岛静雄。”

“我......只记住了这个名字。

“好像是.....很讨厌的人。”



一个星期前,折原这样告诉新罗。声音带着淡淡的哽咽。
记忆像是断掉风筝般,一瞬消失,在茫茫中无影无踪。
只有手中紧抓着的风筝线还不肯放手。
那,就是平和岛静雄。
缠绕在折原临也无限创伤的心,不能忘记。
平和岛静雄是特殊的另存文件。不能删除,带着埋葬在心底的独特情感。
一瞬,新罗恍然喃喃道。

原来,折原那么脆弱啊。
原来,折原那么胆小啊。

0.
“唔......今天又是只记得住平和岛静雄的日子。”

1.
“平和岛静雄。我讨厌你。”

2.
“小静。我讨厌你。”

3.
“小静。我讨厌你。”

4.
“草履虫。我讨厌你。”

5.
“怪物。我讨厌你。”

6.
“小静........”


“小静........”

7.
“我真的全部都忘了,全部。只是,我还有一个人没见,有一句话没说.........”

“我......喜欢你。”


此日记被列为死者生前遗物,正在进行调查。





像金鱼一样的七秒记忆,依旧有那个人的痕迹。
最后终究还是坦率一次。
仅此一次。


part 3

他累了。
微眯着的猩红双眸少了几丝对人类的狂热,慵懒的躺在轮椅上,好似有些颓废。

“新罗。”

“啊折原,打电话过来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......没什么。”
率先挂下电话,临也舒展着眉心,常叹一口气。

这是丧失记忆。不,忘记一些事的第几天了?
不,按照记录应该还有两天就一个月了。
除了那个人外,我还能记得谁?
为什么会记得那个人?
他好像很讨人厌。
为什么会记得他?

手机通讯录上有着“小静”“草履虫”“怪物”这样几个没有做过标记,也就是没有拨打过的。

隐隐作痛。
心在疼,很痛。

为什么会痛?
无从得知。

哈哈,为什么不敢拨呢。折原临也,你在害怕什么?
这样的想法使他按了下去。

嗡———嗡———

“喂!!”
真是毫不客气的声音。
隐隐可以看见那男人的一脸不爽快。

“喂。”

“..........折原临也?”
他肯定是一脸惊愕。

“你个混蛋还敢给我打电话。竟然还没死,真是糟心极了。”

“........”

“别吓骚扰我了,想死的话也别恶心我。”

“..........”

“我不想见到你。”

“啧,你的声音真恶心。”

“滚出我视线。”

再次提前挂下电话。
折原临也淡淡地笑着。配着两滴清泪。

谢谢啊小静。我全想起来了。
那痛苦的,血肉模糊的记忆。
果然不想记起的回忆。

他笑了起来,如疯如醉。


那就,再忘掉吧。

连他一起。

忘掉。


part 4

在身体下坠的那一刻,自己在想什么呢?

新罗,对不住啊,在死前还麻烦你。
舞流她们肯定不会给我举办葬礼的吧。
财产怎么办呐。哈哈,当然是给我最爱的人类了啊。
四木先生好像还有一个文件没拿?
………………


想起池袋西口公园。
想起他金色的头发那么扎眼,显目。
想起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。
想起他对自己名字的大声吼叫。
想起他对别人善意的微笑。
想起他衣服上每一缕褶皱。
想起他小心翼翼地去蛋糕店买草莓小蛋糕。
想起他的一切一切。

一切一切。


“去死吧,跳蚤。”

啊啊,真不爽啊。
我要完成你的愿望了。

他笑着,眼眉纯真得像个孩子。

“砰———"

像只折了翅膀的黑燕,在靡绯的血红中,慢慢合上眼睛。凄美而妖冶。


折原临也永远都不会失忆,永远都会记得那个人。
唯有死亡。能了结一切。


part 5

折原临也的墓碑前,微微飘着几束白花,飞扬,掉落,凋零。与黑色的墓碑相应,更为单调冷落。

黑白照里面的少年笑着,清秀而神秘,精致而孤独。

一个金发的男人在一片烟雾中靠近。蹲下,踌躇后还是小心翼翼地把花放下。

那是一株黑色的玫瑰。
妖冶,稀少。

但并未得到人们的喜爱。

啊啊,希望...你在天堂能做个好梦。

忘了我的存在的梦。


平和岛静雄扑跪在他的墓前,轻轻喃喃道。
很久,很久。


End